客户案例
价格
登录
注册
首页文章页

小鹅通|渐进式拥抱 DevOps

avatar王梓城
2023-12-13

在 2023 年 11 月 25 日举办的中国 DevOps 社区广州峰会上,小鹅通效能平台负责人王梓城(Prince)分享了其团队从 0 到 1 建设 DevOps 体系的实践经验,赢得了在场听众的广泛共鸣。

背景

疫情期间小鹅通响应“停课不停学”的号召,带着使命咬牙完成了产品交付;后续小鹅通在各行各业中被使用,随之而来的是幸福的烦恼——业务需求的爆炸式增长,打乱了原本产研规划的所有节奏,同时产研交付效率的问题变得尤为突出,被用户和业务部门反复提及。

这时,产研能力的建设得到了重视,成立了一个新的团队,专项解决产研交付效率的问题。

团队成立之初仅 3 人,一边忙着交接原有手上的业务,一边摸索能效提升的解法。在逐步解决一个个现实问题过程中,从不太了解 DevOps,渐渐深入了解并走上了 DevOps 实践的道路。

三个阶段

小鹅通的 DevOps 实践分为三个阶段:

第一阶段:深入产研,初识 DevOps

效能团队从原本的业务中心成立,起初只有 3 人,对业务情况也不是很清楚。带着使命花了近 2 个月时间完成原有业务交接的同时深入了解原有的全局产研状态。在开发 > 测试 > 运维、需求规划 > 开发迭代 > 最终测试 > 发布上线的整个过程中,了解到研发团队为了支持业务的快速迭代、减少测试验证轮次,在开发环境验证通过后,直接上线至预发布环境验证后全网发版。在这种模式下各个角色之间相互吐槽,印象中被反馈最多的直观感受是 2 个字 ——“累”、“慢”;在产研侧听到过最多的 2 个词则是“项目延期”与“四大金刚”。

项目延期:当时有 100+ 系统,系统之间高度耦合,且只有一套可供灰度验证的环境,导致出现一个项目延期,后续全部延期。

四大金刚:迭代发版全靠 4 个运维兄弟手动支持,虽然当时运维有使用工具平台,将发布收归脚本操作,但不同业务线的部署脚本五花八门,导致运维仍需要做一些编排的工作。运维人员疲于应付频繁的发布操作。疫情期间开发可以轮班,但运维不行。

预览

于是我们明确优先解决 2 个核心问题:一是让运维从频繁手动发布中解放出来,二是支持多灰度能力,解决单一链路的系统高耦合导致的连锁反应的问题,毕竟架构上的事情并不能马上解决。

说干就干!

一方面,通过建设发布平台,让开发提交变更清单,运维只需要在发布平台进行简单编排即可完成发布和回退操作。同时结合运维平台(蓝鲸)能力,将服务粒度的部署脚本细化拆分成步骤和作业的方式。这样,一个类型的服务就可以通过组合指定的步骤形成一类的部署能力,发布平台只需进行绑定关联。

另一方面,通过 Nginx+Lua 的方式和目录形式,实现了业务的多灰度环境部署,同时结合多灰度的方式建立大小车的迭代模型。

在解决这两个问题的过程中,我们逐步意识到我们在做的事情和 DevOps 息息相关,开始深入去了解 DevOps 到底是个什么,同时也开启了我们 Devops 的第二阶段。

第二阶段:引入平台,尝试 DevOps

实施第一阶段的同时,公司业务保持快速增长,团队进入快速扩张的阶段,原本迭代慢的问题,随着人员的扩张和发布能力建设,短暂的平静一段时间后,很快新的问题随之而来。产研人员增长在达到 800+ 时,我们发现人员的增长不但没能带来预期的迭代增速,反而让整个产研变更混乱——协调沟通的声音盖过了鼠标键盘的声音。

我们从每个产研角色那都听到了不同的声音——起初所有的问题似乎都被人力不足所替代,但当人力上来后,其他的问题也就被推到了台面。这也再次证明了人力的增加并不一定有效提高产研能效

由于业务架构的高耦合在迭代的过程中存在冲突,即使已支持多灰度,仍涉及较多的代码合并操作,最终导致业务沟通和测试验证工作激增。因此,大家希望业务重视架构设计,对已有不合理的耦合进行拆分解耦;而拆分后新服务的重新部署调试仍然需要运维参与。新服务部署后问题较多,影响项目交付。

此外,产品规划、方案评审、线上应急流程的缺失,都会加剧迭代过程中的问题。

这时,我们开始尝试用 DevOps 的方式解决问题。结合当时现状,我们梳理了一个完整的 DevOps 架构图,确定从几个不同的阶段,结合建立标准化、流程化、自动化来解决现有的问题:

  • 联合产研各部门,明确开发、测试、部署规范

  • 联合项管、应急、客满团队,建立迭代、应急、安灯流程

  • 业务侧开始对冲突严重的系统进行解耦拆分

  • 结合工具逐步完善自动化能力

这样,就初步搭起了小鹅的 DevOps 架子:

  • 规划阶段,使用单品项目管理工具建立需求管理、规划流程。

  • 开发阶段,结合 Git flow 以及 gitlab ci-runner 的能力进行构建管理和代码质量的扫描,与原有的发布流程打通。

虽然通过基础能力的建设和流程机制的完善,让迭代和质量的问题有所改善,但从最终的效果上并不好。主要体现在由于工具割裂,不同的角色使用不同的工具,跨部门沟通效率仍然不高;而且多工具维护成本高;数据割裂,无法整体度量改进。

预览

第三阶段:全面容器,深入 DevOps

随着 DevOps 工具链的接入,我们发现维护的成本较高,尤其是在大量并发的场景下,缺少经验丰富的人员工具链的问题解决效率低,与此同时,原本一些免费的平台逐步走向收费模式,这时我们希望引入一些商业化的平台,来加快我们效果的产出。因此我们开始深入产品的调研。

另一方面,在基于 CVM 的部署架构上,环境管理、发布变更、应急维护以及成本方面都有较多的诉求问题,全面容器化事项正式拉起。容器化本身对于产研团队来说是个较大的挑战,研发团队很多都不太了解容器、Kubernetes 相关的知识,而且容器申明式部署和以往 CVM 有很大的不同。但我们认为这可能会是一个比较好的机会,我们可以通过平台降低掉云原生相关技术的学习成本,让研发人员几乎可以像之前一样使用平台,而无须关注底层技术的实现,同时也将我们的 Devops 落地实践结合起来,完善整体的能力建设。

与此同时,我们也重新回归到价值流的关注上。通过流程、平台的建设完善整个发布迭代的闭环。同时结合小鹅“客户第一”的宗旨,未来将客户也纳入到价值环中,通过客户对于交付的迭代进行评估价值点,以期望让整个假置换能够进入到一个正向循环中,以不断的解决客户问题为核心。

因此第三阶段的目标也逐渐清晰——结合容器化,彻底解决标准化的问题;同时深入实践 DevOps 价值流。在这个阶段,我们全面开始使用腾讯云 CODING DevOps:

  • 整合原有小鹅社区、单品项目管理中的需求/缺陷,统一收口迁移至 CODING 项目协同,利用 CODING 项目协同进行业务需求管理。

  • 基于 CODING 项目协同、代码仓库、代码扫描、持续集成、制品仓库的产品能力与小鹅通内部存量 Gitlab 仓库管理进行整合,融入 K8S 集群、Prometheus、CMDB 等企业内原有发布系统。

最终,初步实现需求全生命周期端到端的安全交付管理,极大提升研发交付效率。未来也计划基于 CODING 生态和内部系统整合实现持续运营能力的建设。

预览

谈渐进式拥抱 DevOps

为什么说要渐进式拥抱?

很多时候并不能快速像大厂一样,具备较为完善的基础建设以及专业人才。我们在与各大厂商之间的沟通中,发现一个问题,依赖自顶向下的方式进行推进落地,但往往这种方式会较为强硬,容易与业务部门产生隔阂和冲突。

从组织和文化层面来看,其实 DevOps 是一种文化和流程的变革,如果直接在现有的流程框架下去推行,不能把相关团队之间的协作调动起来、不将整个过程贯通,最终无法推行下去。而实践推广过程往往周期较长,并非能够快速看到效果。

如何渐进式拥抱?

  • 寻找切入点:先解决单部门的问题,如需求、项目管理,是研发管理中最核心的场景之一。由此引入项目协同的实践,完善工具、平台的能力;代码集成、构建,是日常开发接触的核心场景之一,由此引入 CI 流水线管理能力。

  • DevOps 也好,工具能力也好,核心都是要为解决业务问题服务。与业务配合,给予实践的解决方案。

  • DevOps 由于涉及到不同部门的协作,以及一些所谓 “ 最佳实践 ” 的引入,会带来一些具体工作方法、工具、习惯规约的变化等等,必然和旧秩序有很多不同的点,可能在框架和细节上产生变化,但未必是颠覆。所以如何适配、抛弃哪些、保留哪些、采纳哪些、都需要反复的磨合。

  • 在考虑 DevOps 实践时,很容易陷入拿着锤子找钉子的困境中。尤其在和很多服务商沟通时,很多理念并不一定适合我们当前的团队综合能力。团队需要一个自主灵活的能力?还是需要不用过多思考的规范?都需要考量!这也是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,需要不断平衡调整。

  • 在日常解决各个团队问题的过程中,需要建立信任感,合理宣导 DevOps 相关理念,例如告诉开发在 DevOps 的理念中是如何看或解决这个问题的。在推动解决的时候,要从全局层面触发,自顶向下推动落地。团队文化的建设是 DevOps 实践中相当重要的一环,也是作为开发程序员不太擅长的一点,但我们作为 DevOps 工程师,应该重视。

  • DevOps 的核心理念是要关注价值流动,通过不断的实践、调整、迭代、循环往复完善,需要不断在践行中总结。

最后,在 DevOps 实践中没有拿来主义的“最佳实践”,我们要时刻关注业务,所有的实践都是为业务服务的。

一些思考

**插拔式能力:**DevOps 在国内发展的今天,也越来越被大家重视,特别是在这几年大环境的挑战下,降本增效一再被提及,行业内开始关注一站式的 DevOps 能力,渐渐的有同质化的竞争。但每个企业各具差异,很难统一,大团队流程相对完善,牵一发动全身,决策成本高,其中有研发能力的团队,可能会做很多定制化;小团队对于价格敏感,同时一站式的完整理念不一定在适配当前的团队现状。因此建议厂商对某些场景或问题深入挖掘,具备插拔式能力来提供服务,从而降低实践 DevOps 的成本。

**DevOps 的愿景:**最近在读《埃隆马斯克传》,其中马斯克的想法让我也有一些思考,对于 DevOps 的理解希望不仅仅是在我们的企业、团队去时间落地,同时也希望通过社区的传播让 DevOps 的理念在国内能够更好的传播。目前大家都觉得国内的环境很卷,而且在创造价值的过程中因为各种问题产生大量的内耗,最终对整个社会的价值创造低于原有预期,DevOps 的普及是否能够去影响整体的环境呢?

拭目以待!

共勉!

订阅

CODING 官方公众号

随时获取 CODING 最新动态

code

现在开始,

在 CODING 体验高效的研发管理方式

免费使用